<s id="iwbjp"><object id="iwbjp"><blockquote id="iwbjp"></blockquote></object></s>
      <tbody id="iwbjp"></tbody>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object></button>
      1.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menuitem id="iwbjp"></menuitem></object></button>
        1. <th id="iwbjp"></th>
          <tbody id="iwbjp"></tbody>
          黑山量化投資社區

          不一樣的恐慌:當前債券市場與早先恒生國企指數情緒對比

          喵眼看歷史2021-09-17 06:29:04

          投資里有一句大家經常說的話:“在別人恐慌的時候貪婪,在別人貪婪的時候恐慌?!边@句話聽起來很有道理,但在實際應用中卻沒那么容易,市場似乎經??只?,又經常貪婪。

          舉例來說,目前的債券市場似乎非??只?,但我們就應該貪婪嗎?不錯,債券市場的收益率確實出現了快速上漲,可是從絕對數來說,中債AA企業債到期收益率只從前期最低點的4.18%上漲到了4.68%,漲幅只有50BP。而在2013年的大熊市底部,這個數字曾經高達7.63%。

          但是為什么我們看到市場如此恐慌、一些分析文章也開始讓投資者開始尋找下跌帶來的機會?當然,債券市場現在是否是一個大的機會,并不好判斷。但從沃倫·巴菲特著名的“1英尺與7英尺欄桿”來看,當前的債券市場明顯不是一個“1英尺高的欄桿”。但是市場卻無比恐慌,對不對?

          債券市場跌幅不大、但卻無比恐慌的原因,主要是因為之前債券市場持續走牛了兩年半。在這兩年半里,無數的投資者開始加入這個市場,甚至應用巨大的杠桿以博取收益。

          也就是說,市場的熱點在債券上。而在這樣一個萬眾矚目的明星市場突然開始下跌以后,投資者驚恐的發現自己無比關注的一個市場,竟然突然開始以很快的速度賠錢,自然就變得十分恐慌。但是,這種恐慌卻不意味著巨大的機會,而僅僅是由于市場明星的短暫隕落造成的。

          反過來,在2016年年初,恒生國企指數暴跌到7,500點、PB估值只剩0.7倍的時候,我們卻很少在市場上聽到恐慌的聲音,許多理論還認為“香港市場已經在衰落、就應該下跌”。明明是一個價格非常慘烈的市場,卻聽不到太多恐慌的聲音,這又是為什么呢?

          這是因為,香港市場并不是一個明星市場,甚至從2011年以來,其估值就在不斷下跌。盡管在2015年上半年有過一次大幅上漲,但是這波短暫的上漲很快就結束,并且再次下挫。

          也就是說,在恒生國企指數的案子里,我們看到的并不是一個突然終結的大牛市、因而下跌引起眾多關注者的恐慌,而是一個已經被投資者拋棄的市場再次展開非理性下跌,但是因為關注這個市場的人實在太少了,我們幾乎聽不到什么聲音。而事實上,這種“無聲的恐慌”,往往相較之前例子中債券市場的“喧囂的恐慌”,意味著更大的機會。

          事實上,“在別人恐慌的時候貪婪,在別人貪婪的時候恐慌”這句話的表述,并不完全準確。筆者以為,更準確的描述應該是“在別人絕望時貪婪,在別人癲狂時恐慌。而在別人恐慌和貪婪時,只要價格還不是那么離譜,就不要輕易做出判斷?!?/span>

          也就是說,當我們在市場上聽到恐慌、抑或貪婪的聲音時,我們必須仔細判斷,這種聲音究竟是如何發出的呢?

          恐慌聲音的發出,是因為這種資產真的已經跌到極為低廉的估值了呢,還是因為投資者太關注這個市場、同時預期太高,所以才對一點點不滿意就感到恐慌的呢?

          貪婪情緒的產生,是因為這個市場真的已經太貴了呢,還是因為價格從非常低廉的底部開始反彈,短期反彈空間太大,從而引發投資者對短期過快漲幅、而不是真正的高估值的“貪婪”情緒呢(在2006年上證綜指1,500點、2014年同一個指數快速突破2,500點的時候,我們都曾聽到這種聲音)?

          只有在仔細分析了以上情況以后,投資者才能考慮運用那句投資經典“在別人恐慌的時候貪婪、在別人貪婪的時候恐慌”。否則,盲目的聽從市場恐慌與貪婪的言論,無疑會被每天都產生的這些情緒,帶入無盡的混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