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iwbjp"><object id="iwbjp"><blockquote id="iwbjp"></blockquote></object></s>
      <tbody id="iwbjp"></tbody>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object></button>
      1.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menuitem id="iwbjp"></menuitem></object></button>
        1. <th id="iwbjp"></th>
          <tbody id="iwbjp"></tbody>
          黑山量化投資社區

          十七年前,那次預演:港府大戰索羅斯---“保不住香港,我們以死謝罪”

          中秋普惠2021-09-08 16:27:01

          自由和財富,非常時刻,需要維護。

          這就是上帝和天使的空間。

          在東方,人們習慣于稱他們為英雄或俠客


          魔爪揮舞,財富遇劫,上帝豈能袖手旁觀?

          弟兄們:本周,各種老弱病殘股都可能停牌,只剩下成分股甚至中字成分股,然后,中央軍與“空軍“決戰!

          戰爭,讓散戶安靜閃開,英雄閃亮登場。


          英雄,為保護散戶而來。







          新匈奴索羅斯



          喬治?索羅斯的大名,如雷貫耳:猶太人出身,貨幣投機家,資本大鱷,其掌握身家,比聯合國中42個最小成員國的國內生產總值還要高。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索羅斯在全球范圍內,掀起了一場金融戰爭,狙擊各國貨幣,所到國家對他都恨之入骨。

          當時,如果一個外匯交易員放消息說日本央行干預市場,大家會哈哈一笑,該干啥照干啥;如果一說“Soros in!!",所有交易員會立刻跳起來??梢姰敃r索羅斯的威名和實力。


          資本大鱷索羅斯,東南亞領導人最痛恨的人


          1992年 索羅斯首次出手,狙擊英鎊成功,賺取10億英鎊


          1994年 成功狙擊墨西哥比索,使墨西哥金融體系倒退5年


          1997年 索羅斯先攻擊泰國成功,磚頭攻擊印度尼西亞、菲律賓、緬 甸、馬來西亞等與泰國經濟連帶較深的國家,全勝。外界推測,索羅斯賺錢了100多億美金。

          到了1998年,在一波收拾“亞洲四小虎”之后,實力空前強大的索羅斯,將最后的目光,落在了亞洲金融中心、剛剛回歸中國不久的香港,企圖做空港幣。

          隨后,以索羅斯量子基金為首的國際投機集團和以董建華為首的特區政府,爆發了一場空前激烈的香港金融保衛戰。這一經典戰役,也成為現代金融史上,最激動人心和波瀾壯闊的一頁。


          剛回歸的香港,迎來空前考驗

          索羅斯的秘技


          先以泰國之戰為例,說說索羅斯的立體狙擊戰法。


          因為泰國實行的是固定匯率,所以給索羅斯抓到了空子。


          索羅斯的玩法就是:


          假設泰銖換美元是1:25,索羅斯首先就以抵押的方式向泰國銀行借入泰銖250億,然后索羅斯將這250億換成10億美元,拿在手上。

          接下來,索羅斯要做的事就是讓泰銖貶值。那怎么讓固定匯率的泰銖貶值呢?就是不停的向泰國銀行借泰銖,再拋泰銖,最后,買美元。

          重復好幾次之后,民眾一下子就恐慌了,怎么各個銀行和市場上都在拋售泰銖;而美元一下子大熱,于是大家都一起去買美元。因為是固定匯率,不管泰銖怎么跌,始終能換這么多美元,這一下子不得了,泰國政府不得不宣布,我們沒有美元了。于是泰國管錢的哥們就出來說了,還是浮動匯率吧,讓泰銖貶值好了,只有泰銖貶值了,美元才夠賣。

          然后泰銖大幅貶值,從1:25一下子貶值到1:50。

          這下好了,索羅斯把手上5億美金換成500億泰銖,換掉欠著銀行的250億,凈賺250億泰銖,也就是5億美元。

          整個狙擊泰銖過程中,伴隨著鋪天蓋地的輿論渲染,精準的時間點進出,普通市民和泰國政府被玩弄于鼓掌之間??焖?、兇殘、無情,比金庸和古龍小說里面惡人的做法,一點不差。


          索羅斯給泰國留下的,只有無盡的痛

          項莊舞劍



          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香港,在索羅斯發動對東南亞的金融戰爭之后,就注定成為決戰之地。

          打不下香港,索羅斯面子上都過不去。所以,索羅斯在“料理”亞洲四小虎的同時,就曾多次試探過香港。

          1997年7月中旬,1998年1月和5月,港幣3次遭到大量投機性拋售,港幣匯率受到沖擊,恒生指數和期貨市場指數下瀉4000多點,市場恐慌。

          西方輿論,戲稱香港已經成為國際投機家的提款機。

          當時,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任志剛被輿論界戲稱“任一招”,意思是說:每每金融炒家殺將過來的時候,金管局唯一的一招就是提高利率,增加金融炒作的成本,維持聯系匯率。

          這種辦法,本質上是飲鴆止渴,因為對于樓市的打擊太大。

          每抵御一次投機進攻,港府就要吐一次血。


          香港金融沙皇任志剛一人,非索羅斯的對手



          按索羅斯等人的計劃,先在匯市上拋空港元,迫使香港金管局不得不采用扯高利率的老套子,利率抬高,股市勢必下跌,恒指期貨也會同步下滑。然后,炒家便可在期貨市場以較低的價格沽空恒指期貨,匯市股市雙雙獲利,醉翁之意盡在恒指期貨。

          1998年,8月,打著如意算盤的索羅斯,在幾次試探之后,終于、終于按捺不住躁動的心,帶著最強的人馬和火力,掩殺過來,誓要一戰終結香港。


          董建華半小時拍板


          在索羅斯布局最終一戰的同時,特區政府也在苦苦思索還擊之道。

          時任香港特區政府財務司司長的曾蔭權回憶到,據香港金融局官員分析,在連番攻擊之下,香港已經“大勢已去”,如果港府不采取行動,恒生指數將很快直線暴跌到4000點,銀行貸款利息將居于歷史最高位,香港很可能在5天之內“斷氣”。

          有一定經濟學知識的朋友知道,香港采用的是聯系匯率制度,是以7.8:1的比率釘死美元的匯率制度。

          當時,港府面前的選擇不多,一是實施外匯管制,二是宣布港元兌美元的聯系匯率脫鉤。

          或許會問:政府為什么不干脆宣布放棄聯系匯率?

          曾蔭權在很多年以后的一封書信中回答了這個問題:“在這個時候脫鉤,只會令港人一夜之間對港元信心盡失。更會令股市樓市再度急瀉,利率飆升,經濟環境進一步惡化,即使長遠來說,也未必是港人之福?!?/span>


          強硬的曾蔭權,不愿茍且偷生



          于是,經過艱難的抉擇,曾蔭權做出了一個永載史冊的決定:與其讓香港人民的財富落入投機家手中,還不如政府入市,調用外匯儲備,放手一搏。

          隨后,曾蔭權和任志剛將這一想法,匯報給了時任香港特首的董建華。

          躊躇的兩人沒想到,董建華只花了半個小時,就拍板放行。

          事已至此,曾蔭權心里很清楚:拿香港人民的血汗錢來搏,贏了還好;萬一輸了,別說引咎辭職,他們幾個就是以死謝罪,都是輕的。

          但是,他們面前,已經沒有其他的路好走。

          那一晚,曾蔭權哭了。

          歷史,有些時候,就是需要一些人,去做一些艱難的決定。


          決戰前,港府高官曾密會中央,獲得了允許動用全國外匯儲備的支持

          對決



          最終對決,如期而來。

          8月14日,香港政府突然出手,動用外匯基金和土地基金同時進入股票市場和恒生指數期貨市場,大舉吸納,致使那一天的恒生指數反彈560多點,升幅達8%,以7224點收盤。

          索羅斯軍團瞬間意外,他們沒有想到:一向標榜自由市場的港府,竟然會真的入市搏殺。

          不過,索羅斯畢竟是老江湖,開工沒有回頭箭,穩住陣腳。


          既然你港府已經下水,那只好小魚大魚一起帶走了。索羅斯嘴角一笑,空氣中,立即多了些血腥味。

          隨后,一直到24日,港府和索羅斯的炒家集團之間,你來我往,短兵相接。但是,恒生指數慢慢的抑制住,瘋狂下滑的勢頭,開始處于一種震蕩的狀態。

          8月26日,離恒指期貨的結算日還有兩天。


          決戰之際 香港證交所的交易員面色凝重


          8月27日,結算日前一天。上午10時,香港股市開市。一開始,炒家的賣盤,就排山倒海撲來。在第一個15分鐘內,成交額即達19億港元;在第二個15分鐘內,成交額為10億港元。而在收市前的15分鐘,戰斗進入白熱化狀態,成交額高達82億港元!狀態之慘烈,令場上所有交易員都目瞪口呆。

          這一天,香港政府動用了200億港元,委托10家經紀行在33家恒指成分股上圍追堵截。恒生指數報收7922點,比上一個交易日上揚88點,這是自97年11月4日以來的最高點。

          27日晚,最終的決戰,即將到來。那一晚,香港無眠。


          27日晚,香港無眠



          8月28日,恒指期貨的結算日。這是索羅斯做空恒生指數的最后機會,之前購買的大量看跌期貨能不能賺,就看這一波了。

          要注意的是,恒指期貨的結算價格為這一天每五分鐘恒生指數報價的平均值,因此,要抬高結算價,就必須保證恒生指數走勢平穩。要達此目的,港府必須得竭盡全力,寸土必爭。

          這一天,百萬香港人鎖定頻道,眼睛緊緊盯住飛快跳動的恒生指數,所有的人都捏著一把汗。

          這一刻,許多香港市民都不再關心自己的財產是否縮水,真正與香港這座城市,同命運,共榮辱。


          香港,也仿佛經歷了困擾大陸千年的匈奴/突厥入侵,展現了命運共同體的團結。

          上午10時,決戰打響。

          港府與做空集團立刻在“匯豐控股”與“香港電訊”上展開激戰。

          炒家的拋盤氣勢洶洶、排山倒海,政府軍則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個不剩,全盤買入。開市僅5分鐘,成交額即高達30億港元!

          中午12時午市收市前,戰斗又趨激烈,“長江實業”、“中國電訊”等多個藍籌股,被炒家瘋狂拋售。

          滔滔股海,港府狂瀾力挽。


          午市收市時,成交額報409億港元。下午開市,戰況更趨嚴峻。炒家的拋盤滾滾而來,港府幾乎是動用了所有能動用的外匯儲備,全盤吃下,全線死守,平均每分鐘就有價值3.5億元的股票易手。

          下午四時整,恒生指數,終于在7829點定格!

          驚心動魄的4小時之后,全天交易額達到了香港股市有史以來的最高紀錄—-790億港元!恒指期貨最終以7851點結算。

          在總共10個交易日中,香港特區政府約動用相當于1200億港元的外匯儲備,將恒生指數,上拉1169點。


          索羅斯,沒有動用更多的資金。這,或許是他準備不足,但更可能是他知道:港府還可以動用更多外匯儲備,中央政府的。他,膽怯了,退卻了,第一次。

          這,不失為明智。否則,世間再無索羅斯。

          香港特區財政司司長曾蔭權,隨即宣布:在打擊國際炒家、保衛香港股市和港幣的戰斗中,香港政府已經獲勝。


          港府這一戰,保住了香港人的生活尊嚴



          如果拋開這一天慘烈的戰況不談,那么,28號香港恒生指數收盤時的點位7829點,實在是個非常平淡的數字,它甚至比前一天還下跌了93點。但這個數字,對香港金融市場的意義卻是不可估量的,它讓香港股市站穩了腳跟,讓國際炒家不但沒有了獲利空間,而且由于他們的合約已經到期,將不可避免地遭受巨額虧損。

          盡管國際炒家們困獸猶斗,妄圖在9月扳回戰局,但在9月7日,香港金融管理局頒布了外匯、證券交易和結算的新規定,使炒家的投機大受限制。

          當天,恒生指數飆升588點,站上8000點大關。國際炒家的虧損進一步加劇,最終,不得不從香港敗退而去。

          再往后的故事,就盡人皆知了,香港市場逐漸恢復了元氣,1999年恒生指數重回10000點以上,港府從股市中全部退出,賺了數十億美元。


          對索羅斯,香港和中國傷心地


          整個金融界,對于這一場金融戰爭的結果,較為一致的看法,就是港府險勝。


          對索羅斯,這是他金融戰爭第一次吞下敗果。

          雖然從經濟利益上,不見得是致命的打擊,但,索羅斯開始醒悟一旦國家政權全力干預,他在自由市場上的那套戰法,并不能完勝。

          到現在,還有許多人在爭論香港政府當年做的決定是否正確,是否有違背自由市場的原則。

          自由市場當然重要,但是被惡意攻擊和操作的市場,本來就不是那個自由的伊甸園。作為公共組織的政府,有必要扮演上帝的角色,不能任憑魔鬼之手興風作浪。

          政府之手=上帝之手=正義之劍。

          自由和民眾,非常時刻,需要維護。
          這,就是上帝和天使在人間的空間。在東方,人們則習慣于稱他們為英雄或俠客。


          相比港幣嚴重貶值、人民財富大量縮水、金融市場被大肆破壞,香港政府背負一些所謂的“入市罵名”,又算得了什么呢?

          擔當身前事,功過是非,功過是非,留給后人去說。當然,炒家,會罵。

          這,就是回歸祖國之后的第一屆港府所抱有的覺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