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iwbjp"><object id="iwbjp"><blockquote id="iwbjp"></blockquote></object></s>
      <tbody id="iwbjp"></tbody>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object></button>
      1.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menuitem id="iwbjp"></menuitem></object></button>
        1. <th id="iwbjp"></th>
          <tbody id="iwbjp"></tbody>
          黑山量化投資社區

          從歷史數據來看,戰勝指數有多難?

          犀語科技2021-07-20 12:38:19

          文|朱昂


          導讀:許多人總是覺得跑贏指數是最基本的,但是這幾年越來越多A股投資者發現,戰勝指數太難了。事實上從一個全球范圍來看,古今中外要戰勝指數都很困難。背后最核心的因素還是,指數代表著市場平均水平,但大部分人是難以超越市場平均水平的。而且指數是根據企業本身,不斷加入代表屬于經濟方向的公司,這種被動學習能力反而比一些主動學習能力更強。今天就和大家聊聊,戰勝指數有多難。


          從2017年開始,我們就發現了一個重要的現象:大部分人跑不贏指數了。2017年的上證指數跑贏了90%以上的投資人。許多人說這是一個假牛市,賺了指數但個人卻不賺錢。但是事實上,在大部分國家和地區,要戰勝“平庸”的指數,都是非常困難的。我們看幾個海外市場的數據:截止到2016年底過去三年跑贏標普500的對標基金為30%。


          連續三年跑贏的基金只有5.17%。過去三年跑贏標普中盤400的對標基金為25%。連續三年跑贏的基金只有3.24%。過去三年跑贏標普小盤600的對標基金為30%。連續三年跑贏的基金只有6.88%。我們再看看歐洲的數據,2016年跑贏基準的固定收益基金經理只有20%,跑贏基準的股票基金經理為35%,全部加起來只有31%的基金經理戰勝基準。以10年為維度,戰勝歐洲股市的基金經理只有21%,戰勝歐洲債市的基金經理只有8%。


          無論股票還是債券,過去十年能跑贏基準的基金經理為17%。越來越多的投資者發現戰勝指數是那么困難,這也導致指數基金成了金融危機后增長最快的金融產品。2016年就有4900億美元流入被動產品,同時有900億美元贖回對沖基金。



          從成熟市場中我們看到無論短期,中期還是長期,要戰勝指數是非常困難的。就像跑步一樣,指數看上去就是一個平平無奇的人,但是長跑的時候發現對方總是能保持勻速,越到后面越跑不過。從產品設計上,指數本身就具有發掘最優秀企業的能力,會在不同階段調入代表當時產業背景的公司。比如80年代美國的道瓊斯成分股以能源為主,進入90年代就是消費,然后過去幾年開始調入科技。對于一個個體來說,要保持與時俱進非常困難。


          最近看了一篇文章,大意是我們所有人都要接受一個平凡的自己。從一個整體來看,平凡就是平均數,大部分人都是平凡的。但是很多時候我們的內心總覺得自己更優秀。曾經有人做過一個實驗,將100個人關在房間內,然后問他們是否認為比其他人優秀。結果90%的人認為自己比這個房間內的其他人更聰明。


          在投資上同樣如此,巴菲特說有許多聰明人認為他們在股市中比其他人聰明,我把這些人叫做主動管理投資者。站在他們對立面的是被動投資者,他們就是市場平均水平,他們基本上就是跟蹤指數。而從一個整體來看,主動管理投資者的業績也將平均化。但是不同的是,主動投資者的費率遠高于被動投資者。所以最終,主動投資者長期扣費后的回報率,將低于被動投資者。下圖是1993到2013年美國各個細分行業的年化回報率。我們發現“不甘平庸的個人投資者”,收益率是排在倒數的。很多時候,越是覺得自己能戰勝市場,收益率反而越低。



          所以投資中我們先需要設定投資目標,這個目標無非兩類:絕對收益和相對收益。絕對收益就是無論市場什么環境,以正收益為目標。即使指數上漲了50%,但是20%的正收益也是可以接受的。另一個則是相對收益目標,以戰勝自己的基準為主。即使某一年虧損了15%,但是基準下跌了20%,那依然是值得滿意的結果。對于投資人來說,最大的錯誤是將絕對收益和相對收益混淆,同時又以排名多少分位作為目標。


          相反,我們從歷史的數據倒推回來。長期能戰勝指數的產品,一定是排名靠前的。


          那么許多人會問,為什么過去戰勝市場并不難。上證指數在2007年見頂6124點到今天已經超過了10年,在十年中許多投資者都取得了正收益。關于這一點,我們曾經探討過指數的失真性。過去10年其實大部分股票是上漲的,只是權重股出現了下跌。過去上證指數并沒有像美國的道瓊斯那樣,不斷調入代表新時代經濟的大盤股。但是從海外市場的長期走勢看,要戰勝指數是非常非常困難的。


          另一個常見的問題是,大量相對收益產品對于其基準的跟蹤誤差非常大。比如說我的基金對標是滬深300,那么可能80%的倉位配置和滬深300的權重是差不多的,通過20%的“超額收益”倉位和品種來戰勝市場。過去我們許多人往往通過非常偏激的配置來戰勝基準。比如說滿倉某一個板塊或者行業。大幅超配權重指數中配置不高的行業。這種做法往往也具有偏高的風險,脫離了相對收益的本質。


          在任何時候我們都不應該對于自己的判斷和能力過于自信。歷史無數次告訴我們,戰勝指數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長期能戰勝指數的都是極度優秀的投資人。比如股神巴菲特。事實上,我曾經做過一個測算。巴菲特從做投資開始到今天,標普本身的年化收益率就差不多有9%。


          巴菲特真正的年化收益率在13%左右,但是加上了保險公司帶來的1.6倍杠桿,就變成了今天19%的年化收益率??上攵?,即使股神最終能跑贏市場的,也就每年3-4%的年化收益率。而曾經的美國共同基金大神比爾米勒,如果算上2008年的55%回撤,其實他并沒有戰勝標普500指數。


          最終我們需要接受一個平凡的自己,理解戰勝基準的難度遠大于我們想象。長期看投資還是賭國運,只要國運向上,代表整體經濟的權重股就會表現。在這個過程中,要長期戰勝指數的困難度非常高。而明白這個道理,反而能幫助我們跑贏市場。


          文章轉載自公眾號:點拾投資


          更多投資策略,點擊下方鏈接獲得

          投資策略:

          從數學角度看投資

          李揚:中國風險集中爆發期的解決方案

          茅臺暴利風波:買一斤高粱3.6元 賣一斤酒1499元

          任澤平:為什么中國經濟新周期比世界經濟新周期晚了些?未來增長圖景是什么樣子?

          中國做對了什么?為什么越來越多的人看多中國經濟新周期?


          長按指紋

          一鍵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