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iwbjp"><object id="iwbjp"><blockquote id="iwbjp"></blockquote></object></s>
      <tbody id="iwbjp"></tbody>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object></button>
      1.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menuitem id="iwbjp"></menuitem></object></button>
        1. <th id="iwbjp"></th>
          <tbody id="iwbjp"></tbody>
          黑山量化投資社區

          【熱點速遞】首批金控集團監管試點名單或敲定,螞蟻金服位列其中?

          金卡生活2020-10-14 15:24:23

          《金卡生活》雜志

          中國銀聯 主管主辦

          理論研究 實務探討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


          5月22日,彭博新聞社消息,中國監管當局擬定挑選包括中信集團、螞蟻金服、光大集團、招商局、蘇寧集團五家機構作為金融控股集團監管首批試點。


          5月7日,彭博曾報道稱,中國監管機構正在起草金融控股公司管理細則,將首次要求金融控股公司必須獲得中國人民銀行頒發的金融控股公司牌照,持牌經營,并滿足資本充足率要求。目前,中國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三大審慎監管的基本制度已經出臺兩份——《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非金融企業投資金融機構監管指導意見》于4月27日發布。剩下的一份《金融控股公司監管辦法》也動向明朗。


          另外,根據本月上旬財新報道,金控公司的監管試點早在去年12月已啟動,監管層正力爭2018年底正式推出金融控股集團管理辦法。

          ?

          兩大類金控公司


          按照人民銀行的分類,目前我國在實踐中發展形成了兩大類具有金融控股公司特點的機構:


          第一類是由金融機構通過投資其他行業金融機構形成綜合化金融集團;


          第二類是由非金融企業投資控股兩種或兩種以上類型金融機構,也具有金融控股公司特征。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入選的五家機構均屬于第二類。同時,如果再對五家機構進行分類可再歸為具有央企背景和民營企業背景的大型金控公司。


          首先來看具有央企背景的三家公司。中信集團、光大集團、招商局集團,其都具有成立時間長、涉足業務廣泛、基本實現全牌照的特點。

          中信集團旗下擁有中信銀行、中信證券、中信信托、信誠人壽、中信期貨、中信保誠基金、中信金融租賃。


          光大集團旗下擁有光大銀行、光大證券、光大永明人壽、光大興隴信托、光大期貨、光大保德信基金、大成基金、光大金融租賃。


          招商局集團旗下擁有招商銀行、招商證券、招商信諾人壽、博時基金、招銀金融租賃、海達保險經紀;唯獨缺一塊信托牌照。


          其次來看具有民營企業背景的兩家公司。螞蟻金服作為互聯網金融行業代表性的民營背景公司,旗下業務涉足領域較為廣泛。


          目前,螞蟻金服旗下擁有網商銀行、國泰產險、信美相互人壽、天弘基金、支付寶、重慶螞蟻小微小貸、重慶螞蟻商誠小貸、螞蟻基金銷售公司、上海螞蟻韻保保險代理、螞蟻保保險代理和芝麻信用(個人征信試點機構)。


          而蘇寧集團則一家成立時間較長的民營商業集團,具有金融與傳統實業相結合的特點。其業務并不僅包括,涵蓋蘇寧銀行、蘇寧消費金融、蘇寧保險銷售、蘇寧基金銷售、易付寶、重慶蘇寧小貸、西安蘇寧小貸在內的金融領域,還有蘇寧易購、蘇寧物流、蘇寧金融、蘇寧科技、蘇寧置業、蘇寧文創、蘇寧體育、蘇寧投資等八大產業板塊。

          ?

          金控監管刻不容緩


          據中國人民銀行西安分行行長白鶴祥在人大議案中引述的數據,截至2016年末,有近70家中央企業擁有各類金融子公司共150多家,有28家民營企業持有5家以上金融機構的股權。


          四類風險隱患。在白鶴祥看來,這些非金融企業投資控股金融機構,雖然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金融機構股權的多元化,增強了金融機構資本實力,但由于跨領域、跨業態、跨區域甚至跨境經營,相應的金融監管又嚴重缺失,從而逐步暴露出了較大的風險隱患。


          一是存在虛假出資或者循環注資,資本約束弱化,資產規模短期內急劇擴張,杠桿異常增加;二是通過名下金融機構進行關聯交易,套取大量資金擴充資本,或沖擊資本市場秩序,或將資金轉移海外,“掏空”金融機構;三是通過復雜的股權安排和金融運作,濫用大股東權利,隱匿架構和實際控制人,規避金融監管,政策套利;四是占用主業資源盲目擴張金融業務,導致脫實向虛,加大了金融業和實業之間的風險交叉和傳遞。


          此外,白鶴祥還認為,部分金控公司的盲目發展加大了系統性金融風險。由于金融控股公司業務領域多元、資產規模龐大、組織架構復雜,實際上已成為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


          加強金控監管。3月25日,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指出:“少數野蠻生長的金融控股集團存在著較大風險,抽逃資本、循環注資、虛假注資,以及通過不正當的關聯交易進行利益輸送等問題比較突出,帶來跨機構、跨市場、跨業態的傳染風險?!?/span>



          戳鏈接,更有料!

          【監管時論】 基于國家安全、金融監管與擾動因素,對當前防控金融風險的再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