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iwbjp"><object id="iwbjp"><blockquote id="iwbjp"></blockquote></object></s>
      <tbody id="iwbjp"></tbody>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object></button>
      1.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menuitem id="iwbjp"></menuitem></object></button>
        1. <th id="iwbjp"></th>
          <tbody id="iwbjp"></tbody>
          黑山量化投資社區

          國際5G標準:剛被剔除恒生指數的聯想究竟有無站隊高通?這里告訴你全部真相

          半導體觀察IC2021-10-07 11:16:29

          最近,萎靡不振的聯想集團“屋漏偏逢連夜雨”:5月4日,香港恒生指數有限公司宣布,從6月4日開始,聯想集團將被從“恒生指數50只成份股”中剔除,

          由于離真正被踢出恒生指數還有一個來月的時間,筆者預估,這個消息將持續發酵,如果沒有意外,將成為聯想集團今年上半年的最大負面消息,深刻地影響聯想集團的股價和市值。

          恒生指數的成份股具有廣泛的市場代表性,其總市值占香港聯合交易所市場資本額總和的90%左右。被納入其中的企業,是名副其實的標杠企業;被踢出,意味著發生了從卓越到平庸的質變。

          納入恒生指數成份股有一個重要指標就是企業的股票市值和成交額排名。聯想集團被除名,意味著聯想集團的市值已經大幅縮水,無法滿足恒生指數成分股的高標準了,股民對聯想集團也是信心不足,“日活”大減。

          在過去十年被踢出恒生指數的股票,股價平均損失了48%,聯想集團是更上一層樓,大大超越這個數,達到56%。聯想集團曾經市值過千億,現在掉到了只有515億,正好被攔腰斬斷。

          聯想再一次被踢出恒生指數,上一次是在2006年。自2013年被納入恒指以來,聯想集團股價已累計下跌57%,市值減少了59億美元。在PC市場被智能手機逐步蠶食的局面下,聯想沒守住戰場,在“貿易”+“加工”的路上一道走到黑。

          另據雷鋒網消息,一夜之間“聯想在5G標準中沒有投華為”的事件迅速發酵,聯想也火速發公告澄清,5G標準會議投票過程的真實情況怎樣,聯想是否說了實話,事件背后是又有人在故意推動,致力于還原事件的真相。

           

           爭的是什么

            5月11日,在知乎上突然出現相似的數個問題,大意均是如何看待聯想在5G標準上沒有投給華為一事,頓時引起連鎖反應。

            據雷鋒網了解,該事件其實并不是近期發生的事件,而是在2016年10月和11月份3GPP組織的兩次會議上。兩次會議圍繞的均是信道編碼方案的投票。

            信道分為數據信道和控制信道,控制信道傳輸控制信息,數據信道傳輸數據,控制信道和數據信道可以分別采用不同方案,使用頻次較高的長碼和使用頻次較低的短碼也可以采用不同方案。?

            但實際上角逐5G標準的信道方案的只有三種編碼方案,分別是LCDC、Polar和Turbo。值得注意的是,三種方案起初都是數學家提出而非產業鏈廠商,高通、華為等廠商是沿著數學家的思路做產業研究。

            LDPC碼最初是由MIT的教授 Robert Gallager在1962年提出,是應用時間最長同時也最成熟的的信道編碼方案,LDPC碼在WiFi標準中獲得應用。

            Turbo碼由法國科學家C.Berrou和A.Glavieux提出,也有超過20年的應用歷史,Turbo碼在3G和4G標準獲得采納,不過5G標準成為LDPC和Polar的競爭戰場。有分析認為,主要是因為在話語權的較量中法國不敵中國和美國;另從技術角度上看,5G標準要求峰值速率達到20Gbps,相關消息指出,Turbo碼能否滿足這樣的速率要求尚存疑。

            Polar碼是由土耳其比爾肯大學教授E. Arikan在2007年提出,E. Arikan是LDPC碼提出者Robert Gallager的學生。Polar碼應用時間最短,不過技術指標相對優異。

            說到底,信道編碼方案的爭論變成了華為主推的Polar碼和高通主推的LCDC碼之間的競爭,其中還有一些大國博弈話語權的成分在里面。

            兩次投票

            第一次會議發生在2016年10-15日,會議上出現了較大的分歧。雷鋒網從業內知情人士獲悉,“第一次會議只確定了長碼的標準,并不是確定完全標準,華為的Polar碼本身在長碼上沒什么優勢,聯想和Moto兩票都投了高通的LCDC方案,其他眾多中國廠商反對長碼短碼都用高通的方案,最后只達成了長碼用高通的方案,其他標準留待下次會議討論?!?/p>

            雷鋒網進一步了解到,2018年6月首個版本的5G國際標準將正式公布,但是只針對5G三大場景中的eMMB場景,uRRLC和mMTC標準都沒有正式成型。

            在第一次會議中,更精確的解釋是,高通主推的LCDC碼被采納為eMMB場景中數據信道的長碼編碼方案。既不是包含全部三個場景,也不是數據信道和控制信道均采用,同樣地也僅是長碼采用了LCDC編碼方案。

            該名知情人士還表示,“我個人感覺其實這個問題上應該是Moto占的主導,他們和高通的關系比較密切,聯想可能分析認為,如果是完全高通方案,Moto的技術優勢可能得以發揮,是完全從商業的角度來考慮的?!?/p>

            時間撥回到2016年11月17日召開的第二次會議中,會議過程雖不清楚,但是從達成的結果來看,LCDC碼方案更進一步,成為eMMB場景下數據信道的長碼和短碼編碼方案,Polar碼成為eMMB場景下控制信道的短碼編碼方案(控制信道碼長一般不超過幾百,不涉及長碼),也就有了當時一系列“華為掌握5G核心標準”的消息,實際上是在對華為的作用無異于捧殺。

            當問及長碼和短碼都用高通一套方案時,是否會降低產業成本時,該人士表示,“其實3GPP這種標準組織從來就不是從成本因素考慮的,而是從中歐美三方角力上來看,就像4G標準當時為什么有兩個,3G標準有三個,其實都是三方的政治博弈。成本層面,考慮底層協議對上層的成本影響,如果全部用高通方案的話,有可能專利費用比混用方案更高?!?/p>

            “畢竟3G時代高通壟斷了CDMA,高通收了不少錢,其他國家都很郁悶”,該人士補充道。

            如下兩圖所示,第一次會議中聯想以及Moto沒有投給Polar,而在第二次則投了贊成票。

            “聯想沒說謊,但不是全部真相”

            今天一早,聯想也針對此事發布聲明,稱“在3GPP舉辦的有關5G標準的表決會議上,聯想針對5G標準的Polar方案投票(該方案由中國移動、華為等中國企業主導),包括聯想旗下的摩托羅拉移動,所投的都是贊成票?!?/p>

            同時聯想還稱對惡意造謠者保留相關法律權利,以及表示了支持中國5G的態度。

            經過前兩部分的敘述,事件的來龍去脈已經明晰。正如知情人士所言,“聯想沒說謊,但不是全部真相”。

            事件中讓大部分讀者憤慨的焦點其實不是聯想投了贊成高通的票,而是聯想是贊成廠商中唯一的中國企業。

            從客觀技術角度來看,與高通主推的LCDC編碼方案相比,華為主推的Polar編碼方案在長碼部分并沒有技術優勢,華為一開始也是想拿下短碼編碼方案。

            同時,LCDC編碼方案雖然是高通主推,實際上華為等廠商都有參與,高通的投入更早更多,技術積淀也更多;Polar碼由于是近年才興起的編碼方案,得到了華為等廠商的青睞,編碼方案的采用意味著支持該技術的廠商前期具備先發優勢,這是華為和高通等廠商所看重的,最終兩種方案共存,3GPP達成的是一種妥協方案。

            事實經過確是如此,但是經過一年多時間之后,聯想沒有把票投給華為這件事又再度刷屏,誰又能說這事只是自然發酵呢?

          最后:楊元慶,將把聯想帶向何方?用榔頭能敲醒嗎?

          這是聯想集團在意氣風發的上升期推出的一句廣告語。當時,這句一語雙關的廣告語,借助聯想集團廣告的轟炸式投放,幾乎婦孺皆知,深入人心。

          人類進步,確實需要聯想,這是勿庸置疑的。但此聯想非彼聯想,也就是說人類并不一定要用聯想集團的產品,這也是勿庸置疑的。

          隨著科技進步,用戶體驗升級,聯想集團的產品已經跟不上用戶不斷升級的需求,也落后于競爭對手的腳步太遠。技術落后造成的產品質量差勁,帶給消費者的體驗滯后,是聯想集團業績大幅下滑的根本性因素?;谶@個原因,人類沒有聯想,用戶將會更好;被恒生指數除名,意味著聯想集團投資價值在萎縮,股民亦沒有聯想,世界將會更好。

          當然,除了用戶和股民,確實有一小撮人,尤其是以楊元慶為代表的聯想高管值得用“沒有聯想,世界將會怎樣”去質疑。雖然這些年聯想集團的業績在萎縮,但聯想集團高管的薪酬卻在年年看漲,楊元慶的年薪過億,是中國企業界年薪最高的高管之一,遠遠超過格力電器的董明珠。然而,這些年來,楊元慶對聯想集團的貢獻乏善可陳,在他帶領下,聯想集團沒有重振雄風,而是向著深淵加速滑落。

          由于聯想的移動業務越做越萎靡,從2013年的中國第一,到2014年的中國第三,到現在被消費者遺忘,聯想手機掌門人劉軍及其團隊曾被楊元慶斥為“拿著榔頭都敲不醒”?,F在來看,其實,拿著榔頭也敲不醒的,更是楊元慶自己。

          如果聯想集團從人才到戰略,從管理到產品,沒有顛覆性改變,聯想集團要重振風,那幾乎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對于企業來說,21世紀最重要的是人才和時間。聯想集團已經錯過了太多時間窗口,也沒有人才來幫聯想集團扛起紅旗向前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