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iwbjp"><object id="iwbjp"><blockquote id="iwbjp"></blockquote></object></s>
      <tbody id="iwbjp"></tbody>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object></button>
      1.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menuitem id="iwbjp"></menuitem></object></button>
        1. <th id="iwbjp"></th>
          <tbody id="iwbjp"></tbody>
          黑山量化投资社区

          恒生国企指数市净率0.76,你在逗我?!

          诚言2021-04-13 07:35:24

          Livermore有一段著名的话,讲的是他对资本市场的理解。今天的开头,我们可以用这段话来引出我们的讨论:“在华尔街,根本没什么新鲜事,投机是人类的天性,而投机事业更是像山岳一样古老。股市上的事,今天发生的,过去也必然发生过,而且将来也肯定会再次发生。我从没忘记这点。我真的想设法记住它们是何时及怎样发生的,但事实上我是在交易中付出学费后才记住的。”

          我们当然知道,想要预测短期市场行为是很困难的,投机事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几乎人类能想到的预测方法都被尝试过了,可是似乎财富的真谛依然没有被发现。如果说复杂的工具依然不能解决问题,我们何不回到简单,用常识去判断未来的趋势呢?当我们把复杂的预测方法抛在脑后,而回归到常识中时,或许我们会有一些新的感悟。

          股票是什么?是一种对企业的所有权。当市净率低于1时,意味着至少从账面上,这个企业变卖之后,剩下的价值超过股票价值。无论从哪个国家的资本市场上看,市净率长期低于1是不可想象的,这是常识。而今天的主角,恒生中国企业指数的平均市净率为0.76,几乎便宜到了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似乎闭着眼睛捡钱的机会就在我们眼前。

          可是在我们捡便宜之前我们首先要问,港股怎么了?

          香港股市出现这种变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最近中国的汇率“出事儿”了。一个国家,固定汇率、货币政策独立和资本自由流动三者不可能同时实现,这是金融学上经典的“三元悖论”。在人民币加入SDR后,理论上人民币就是自由货币了,美国号称要加息,根据利率平价理论,人民币应该贬值。可是出于政治考量,国家并不希望人民币出现过快贬值,这就产生了矛盾,这种矛盾是一种特殊的矛盾,是行政力量试图违背经济运行规律所产生的。而对于国际投机者来说,每一次这种矛盾,都是出手的绝佳时机。

          而在进攻方向的选择上,显然离岸人民币和港币作为中国央行无法行政控制的领域必然成为重灾区。在激战中,尽管央行通过一些手段控制住了CNH的变化,暂时稳定了预期。但是对于港币是否能成功守住,国际资本还是希望能试一试,于是你就看到了那波澜壮阔的港股下跌。而港股中的中国企业更是跌得最猛,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进攻港币其实是曲线进攻人民币。没有什么比股票下跌更能营造恐慌情绪了,一时间港币崩盘、Soros重温旧梦等情绪迅速蔓延。

          当别人恐惧的时候,别忘了贪婪。开篇我们就引用过Livermore的话,投机事业就像山岳一样古老。其实每一次这种大动荡,往往都孕育着机会。而这种机会并不需要多么复杂的模型去把握,仅仅需要常识即可预见到。

          下图是恒生中国企业指数的历史PB走势图,2008年金融危机时,恒生国企指数PB尚有1.1左右。而现在只有0.76。按照价值投资看,即使这些中国企业再亏损掉25%的净资产,现在买也不会吃亏。安全边际实在是太高了。似乎捡钱的机会就在眼前?





          在我们试图买入前,最后一个要考虑的问题是,港币能不能守得住?因为如果港币崩溃,那么以港币计价的资产就必然会受到重挫。

          我觉得这个问题不是一个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换个角度说,香港是不是中国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香港的稳定是不是中央的基本国策?我相信对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才是对港币信心的来源。何况如果1998年成功过一次,现在我们更应该有信心不是吗?我绝不信中国会放弃香港。

          投资恒生国企指数,正当时。

          (最后需要严肃说明,我个人已经买了易方达恒生国企ETF,但我的任何操作、任何分析判断仅仅是我自娱自乐的分享。任何人据我的文章做出的任何投资决策所带来的任何后果均与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