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iwbjp"><object id="iwbjp"><blockquote id="iwbjp"></blockquote></object></s>
      <tbody id="iwbjp"></tbody>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object></button>
      1.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menuitem id="iwbjp"></menuitem></object></button>
        1. <th id="iwbjp"></th>
          <tbody id="iwbjp"></tbody>
          黑山量化投资社区

          港元“保卫战”打响,最受伤的是楼市?

          上海金融报2021-08-07 12:13:16


          港元兑美元近日触及7.85的弱方兑换保证水平,香港金管局多次出手买入港元、卖出美元。在美联储仍处于加息周期的背景下,除了港元以外,香港的股市、楼市等资产价格何去何从,也分外引人关注。



          港元弱势预计持续

          中金公司分析员易峘、梁红指出,与2004—2005年的情况类似,港元流出压力上升完全是由于美元与港币的利差扩大,而在联系汇率制度下引发套利。


          “近期港元走弱完全是由于美元与港元利差扩大下(卖出港元、买入美元)的套利活动,因为货币发行局制度明确限定了港元兑美元汇率的下限,触及下限以后利差是‘无风险套利’。类似情景曾在2004—2005年出现过,当时港元加息周期也滞后于美国,美元兑港元汇率反复触及当时的弱方兑换保证7.80。2004—2005年期间,香港金管局曾多次进行外汇干预以维护联系汇率。而另一方面,当时香港经济处于上升周期——增长加速、通胀上行且资产价格明显上涨。”易峘、梁红表示,“值得注意的是,当港元汇率向7.85移动时,港元货币发行局制度的设计决定外汇干预将被自动触发,回收港元流动性。由此,港元利率上升、套利空间消失、港元汇率回稳。综上所述,这是一个简单、有效而‘机械化’的机制。”


          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梁中华指出,香港金管局出手后,港元利率将趋于上升,而也只有利率上升了,才能从根源上保证港元兑美元汇率的稳定。


          招商证券的谭卓等分析师则指出,弱方兑换保证只能将港元从7.85的位置上拉回,并不能改变港元将在7.80—7.85偏弱区间上持续运行。


          莫尼塔分析师钟正生推测,后续可能出现两种情况:其一,美联储按既定步调加息,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与香港银行同业拆借利率(Hibor)利差终将随着套利活动的继续逐渐收敛,港元汇率随之上调;其二,美国经济过热,美联储加息提速,香港与美国经济基本面表现差距拉大,则港元兑美元汇率或将持续在弱方兑换保证附近徘徊。“两种情况下,港汇都有可能在短期内触发金管局弱方兑换保证。但鉴于金管局外汇储备充足且信用极强,预计弱方兑换保证并不致被打破。”


          4月24日,港元1个月期Hibor涨至1.22%,涨幅(18个基点)为2008年12月以来最大;7天期Hibor升至今年以来最高水平。


          “但是,港元短期利率和中长期贷款利率走势具有较高的相关性,所以金管局收紧港币后,香港利率水平将面临全面上升的压力,货币紧缩已经在路上。”姜超、梁中华指出。



          港股受影响不大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首席宏观分析师刘娟秀指出,此轮港元贬值的主要原因是利差导致的套利行为,资本外流的现象总体可控,因而对资本市场冲击相对有限。


          “香港流动性充足,并且在持续流入股市。目前,恒生指数的市盈率为11倍左右,恒生国企指数市盈率不到10倍,处于历史较低水平,同时成分股大多为业绩稳定的蓝筹企业,香港股市的吸引力仍在,不会出现恐慌式的崩盘,导致股汇‘双杀’,形成股市下跌、汇率贬值的恶性循环。”潘向东、刘娟秀表示,此外,截至2018年3月底,香港政府入市干预汇率的能力和意愿都不容置疑。


          钟正生指出,从历史数据看,港股与美股之间相关度较高,刨除亚洲金融危机时期,港股与美股走势大致相近,但表现出更强的波动性。同时,1983年之后的6次美联储加息周期内,美股均录得绝对正收益,因而参照历史来看,此轮美联储加息周期内港股走强为大概率事件。


          “其中逻辑不难理解:加息通常由通胀预期上升推动,而这通常伴随着经济基本面的向好,以及企业盈利的改善。2017年,港股整体EPS(每股收益)和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均录得上涨;同时,港股市盈率仅有12.6,估值水平在全球主要股市中排名居后。结合对香港资金面仍旧宽裕的分析,我们认为年内港股应有不错表现。”钟正生指出。



          房价短期上行趋势难改

          易峘、梁红预计,近期香港金融资产价格仍将处在上行通道,其中包括房地产。“值得注意的是,历经2013年以来的6轮房地产调控,香港房贷平均首付比例已超过50%。同时,经济增速和通胀预期的上调也将在短期内为资产价格提供支撑。从2005—2007年加息周期的经验来看,香港房价在加息周期正式开启3年后才走平,这次情况也可能类似。更何况,香港的供需缺口在未来几年仍非常可观。”


          中信建投分析师黄文涛、李一爽指出,尽管香港的房价指数已经达到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前的两倍,居民住房负担指数却不足当时的一半。“居民按揭贷款利率一般被设定在最优贷款利率减去2.85%或3.1%,一般为2.15%,这在历史上处于相对较低的位置,也提升了居民对于房地产的购买力。”


          钟正生表示,2016年下半年以来,香港房价水涨船高,但考虑到近年来香港政府陆续出台房市审慎管控措施,且新建房屋库存逐渐释放,预计香港房地产市场难有大幅波动,房价或将在合理区间内调整或小幅上升。然而,姜超、梁中华表示,中长期内,在货币紧缩的背景下,高估值的香港房地产市场存在调整压力。


          潘向东、刘娟秀也指出,香港金管局出手干预汇率,势必抬升市场利率,进而抑制房价,防止房地产泡沫越吹越大,需要警惕房地产泡沫破灭的自我实现。“在Libor持续走高的预期下,为维持汇率稳定,香港金管局必须大规模缩减港元流动性,这可能对香港资金面产生一定压力。如果公众产生恐慌情绪,可能大规模从房市撤出资金,最终导致房地产泡沫破灭。”


          (图片均来自网络)

          上海金融报征订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