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iwbjp"><object id="iwbjp"><blockquote id="iwbjp"></blockquote></object></s>
      <tbody id="iwbjp"></tbody>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object></button>
      1.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menuitem id="iwbjp"></menuitem></object></button>
        1. <th id="iwbjp"></th>
          <tbody id="iwbjp"></tbody>
          黑山量化投資社區

          細則將落地 金控公司嚴監管倒計時

          中經金融2021-08-13 11:54:06

          ?

          中經金融:follow me!


          隨著金融體制改革的持續推進,金融控股公司也將面臨強監管壓力。


          近日有消息稱,監管部門正在醞釀金控公司監管細則,今年上半年可能會出臺細則意見稿,年內有望落地。擬定中信集團、螞蟻金服等五家金融機構,作為金融控股集團監管首批試點。


          近年來,我國混業經營發展迅速,很多金融機構和一些非金融企業紛紛開展混業經營業務,大批中小金控公司涌現。分業監管體系下,金控公司一直處于監管盲區,很多金控集團對下屬各金融板塊協同力量和風險控制薄弱,導致很多金控公司在公司治理、內控機制、風險管控等方面存在諸多隱患,亟待規范。

          風險隱患暴露亟待規范

          對于上述金控公司監管的消息,央行、銀保監等相關監管部門并沒有明確證實。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所銀行研究室副主任王剛表示,我國對金融控股公司的監管仍處于空白狀態,前期很多企業快速擴張,通過直接控股金融機構的方式拿了很多牌照,也埋下不少風險隱患。此前監管部門已發布非金融機構監管指導意見,對非金融企業投資金融機構的資金來源、股東資質、公司治理等方面進行了規范,金控公司監管細則也是在這一基礎上進一步細化出來的,預計年內應該能落地。


          近年來,我國金融業改革開放力度不斷加大,大量非金融企業通過發起設立、并購、參股等方式投資金融機構。


          央行相關負責人在《關于加強非金融企業投資金融機構監管的指導意見》答記者問中指出,非金融企業投資金融機構的實踐中暴露出一些問題,部分非金融企業忽視自身主營業務發展,盲目向金融業擴張,助長了脫實向虛和杠桿率高企;一些非金融企業以非自有資金進行虛假注資、循環注資,導致金融機構沒有獲得真正能夠抵御風險的資本;還有少數非金融企業不當干預金融機構經營,將金融機構作為“提款機”,使得實業板塊與金融板塊風險交叉傳遞。


          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孫國峰日前公開表示,很多金融機構和一些非金融企業自身也做了一些混業經營的業務,在增加金融機構業務多樣性和競爭力的同時,也放大了道德風險和利益沖突,對金融機構自身的風險管理和金融監管形成了挑戰,帶來了跨行業、跨市場、跨區域的風險傳遞,因此需要建立內部的防火墻以隔離這個風險,進行穿透式監管。


          對于金控公司的界定,業內眾說紛紜,較為普遍的觀點認為,金融控股公司是指在同一控制權下,擁有銀行、證券、保險、基金、信托、期貨、金融租賃等兩個或兩個以上金融領域牌照的金融集團。


          有分析認為,目前國內外金融控股公司有母公司不經營具體業務、各子公司負責業務經營的純粹型金控公司,以及母公司和子公司同時開展業務經營的事業型金控公司兩種。其中,事業型模式下,母公司“獨大”,子公司相對弱小,風險隔離通常不夠充分,風險傳染的概率相對較高,目前我國大型銀行綜合經營也主要采用該模式。


          4月27日發布的《“十三五”時期中國金融改革——中國金融控股公司研究》(以下簡稱《金控公司研究》)指出,分業監管體制下,機構監管為主要特征,盡管銀行、證券、保險等子公司分別受到較為全面監管,但缺乏從金融控股公司層面的整體監管。從微觀運行來看,我國金融控股公司業務種類較多,普遍跨市場經營,部分金融控股公司在公司治理、內控機制、風險管控上存在不少隱患。


          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員、執行總裁朱振鑫也表示,監管機構加強對金融控股集團監管的原因有兩個:一是目前對金融控股集團的監管嚴重缺失,沒有明確的監管主體;二是金融控股集團涉及的金融領域廣泛,業態多元,在快速發展的同時風險隱患逐漸暴露,亟待規范。

          板塊協同效應或將增強

          朱振鑫指出,由于金控公司股權相對復雜,且多為跨領域、跨業態、跨區域甚至跨境經營,與其他金融機構監管相比自然更加復雜,難度更大。在他看來,對金控公司進行監管需要規范其業務操作,刺破金融泡沫,引導資金脫虛向實。金控集團業務多元、體量龐大、結構復雜,對金控監管框架體系的構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金控公司研究》指出,應順應我國整體金融監管體制改革,建立和完善分工明確、職責清晰、全面覆蓋、分級管理的金控公司監管體系,明確發展的主要方向、基本原則和重點舉措。


          東北證券研究總監付立春認為,在協同一體的監管框架基本形成的背景下,進行金控監管的嘗試和實踐意味著邁向實質性階段。之前是分業監管,金控集團的不同業務歸屬不同部門監管,集團內部各板塊之間的協同監管是沒有的,這也造成金控集團中不同板塊之間協同效應不明顯,同時還有一些風險,這也是監管層更加關注的內容。


          對于細則,付立春表示,分業監管背景下,很多金控集團對各板塊協同力量和交叉風險控制相對薄弱。對銀行、信托、保險等各板塊間的協同界定,將使得金控集團內部的協同效應更明顯。不過,原有各業務條線的分管監管細則也會繼續保留,但會更加詳細、具體、可執行。


          對于擬定招商局、螞蟻金服等5家機構作為金控監管首批試點,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劉英表示,金控公司是混業監管的重點,也是從機構監管、功能監管向行為監管的必經之路。按照央行方面的分類,目前我國在實踐中發展形成了兩大類具有金控公司特點的機構:第一類是由金融機構通過投資其他行業金融機構形成綜合化金融集團。第二類是由非金融企業投資控股兩種或兩種以上類型金融機構,也具有金控公司特征。


          在談及金融公司監管重點時,劉英指出,金控公司監管應注重防范其可能引發的系統性風險。在金融控股公司中,即便其風控部門很專業,也多是對系統內部的風險加以管理和防控,而當系統外的金融風險波及系統內部時,這些金融風險便較難快速地分散。因此,在金融控股公司來看,這種不能分散的風險或有可能引致類似系統風險發生。


          此外,王剛還指出,資本充足率、公司治理、股東資質、內部關聯交易規范、市場供應定價、風險集中度把控等都將是下一步監管的重點。細則對金控公司業務發展的影響將較大,因此監管也會更加謹慎,在出臺前先進行一個監管測算。


          劉英強調,對金控公司監管還要加強對其內部內幕交易的監控防范,注意其財務杠桿比率等。



          ?

          ?

          中經金融是《中國經營報》旗下專注財經領域新聞的公眾號,內容覆蓋銀行、保險、券商、基金、交易所等多個金融行業,每天多條原創,旨在為讀者提供有價值的內容服務。


          [版權說明]

          本文為原創內容,如欲轉載,請聯系后臺。

          [點擊查看更多熱文]

          新華醫療對賭之殤:9自然人股東無力補償

          瘋狂“新零售”:掛著“現貨交易”的羊皮 ?用“IPO”模式高價套現

          洞見|濱海大宗“停業自查”內幕

          熱點|樂視、樂漾同業競爭收監管函 賈布斯這次和老婆一起被要求整改

          頭條|深扒百度最年輕副總裁李明遠辭職內幕!經濟問題有多嚴重?

          洞見|鹿晗進軍創投圈,90后明星“小鮮肉”們也要玩轉資本市場了!

          實時|明星基金經理劉明月或涉嫌“老鼠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