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iwbjp"><object id="iwbjp"><blockquote id="iwbjp"></blockquote></object></s>
      <tbody id="iwbjp"></tbody>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object></button>
      1.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menuitem id="iwbjp"></menuitem></object></button>
        1. <th id="iwbjp"></th>
          <tbody id="iwbjp"></tbody>
          黑山量化投資社區

          政府這樣救市,就有希望了

          賣早一步2021-05-23 08:14:37

          作者:劉杉

          來源:鳳凰財經

          轉自:格上理財


          導讀處理一個系統性危機,至少要考慮到三個方面問題,一是消滅危機源頭,二是切斷傳遞鏈條,三是做好善后工作。從宏觀大局看,救市的最佳辦法就是“不救”,即不在股票市場過度糾纏,而應該做好切斷危機鏈條的準備。只要央行公開宣布向銀行券商等金融機構提供無限制流動性供應,危機鏈條就被切斷。這樣做的好處至少有三:一是消滅投機者,二是消滅配資公司,三是為社?;鹑胧袆撛鞐l件。


          保衛戰第四日,A股絕地反擊,滬指漲近6%站上3700點,兩市近1300股漲停,創業板集體漲停。截至A股收盤,香港恒指漲近4%。


          如果說股市崩盤已經在向金融危機演化,那么現在中國政府需要面對的問題是如何應對可能的系統性危機。救市,已經不是一個證券專業領域的問題,而是關乎經濟和社會穩定的大局問題。


          要求政府救市的理由很多,其中專業人士和輿論最有說服力的觀點是,如果不救市,將會發生系統性風險,將影響上市公司、券商、信托公司和銀行,乃至影響宏觀經濟??梢哉f,這樣的邏輯是正確的,也足以打動決策者。不過在救市政策明確后,如何救市,就是一個更現實的問題。處理一個系統性的危機,至少要考慮到三個方面問題,一是消滅危機源頭,二是切斷傳遞鏈條,三是做好善后工作。


          在上周末證監會高調宣布救市后,救市正在向全民運動方向發展,券商、基金、保險公司、上市公司都在積極參與,參與者的努力方向也很一致,都是希望穩住股價,恢復市場信心。從筆者提到的處理危機的三個方面看,證監會領導的滅火大軍,主要力量集中做消滅源頭工作,其做法是穩定股價。但從這幾天操盤效果看,并未達到預期目的,甚至使市場信心遭到更大打擊。


          站在證監會角度,它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惹的禍,自己平了。既給市場以交待,也能日后減點刑責。所以證監會也是拼了。無論是穩定股指,還是限制期貨做空,證監會做的都是技術操作,但問題的核心并未觸及,即如何消化“有毒資產”和去杠桿。實際情況是,“有毒資產”消化了,杠桿問題就能迎刃而解。反過來,利用技術規范抑制強平機制,但仍然消化不了泡沫問題。顯然,全面接盤“有毒資產”不是證監會力所能及的事情。結果就表現為,證監會雖然竭盡全力,但依然無法觸及核心問題。


          輿論對證監會救市不力予以批評,這或許是不公平的,因為至少二萬億的平盤股票,需要大量資金來接盤,而且這些資產是有毒的,國家隊真心不想在這個價位入手。坊間多有批評,甚至國際頂尖高手也出謀劃策,但這些評論建議都停留在技術層面,普遍缺乏大局觀。


          大局是什么,就是避免系統性風險。什么是系統性風險,股市的系統性風險已經出現,更大的系統就是整個金融系統,乃至實體經濟。因此,宏觀決策者眼里的系統性風險不是股市,而是銀行等金融機構。所以,高層考慮問題應該主要著眼于處理危機的第二個問題,即切斷傳染鏈條。


          雖然央行同意向證金公司提供流動性,但央行周三才有新聞發言人說話,銀監會甚至還表態說正在對銀行進行摸底,這實際反映出,銀行體系并未遇到沖擊,管理層心中有數。當然,上市公司質押在銀行的股票也遭到平倉威脅,但如果銀監會要求銀行暫不執行平倉協議,那么上市公司并無股東變動風險。


          說到這兒,我們就會發現,救市的關鍵是確保上市公司和金融機構不發生流動性問題。那么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不是證監會,是央行。只要央行公開宣布向銀行券商等金融機構提供無限制流動性供應,危機鏈條就被切斷。以央行管理者的經驗,他們應該認識到這一點,所以并不急于表態。


          因此,證監會主導的救市既然無法解決“有毒資產”問題,那么證監會的救市只能是起到安慰作用,這非證監會錯誤,而是在大局里,注定要放棄股票市場。歷史經驗也證明,救市效果往往有限,而且導致“道德風險”。此輪危機的爆發點就是去杠桿和消除泡沫,那么此時接盤“有毒資產”,就無法達到預期目的。因此,從宏觀大局看,救市的最佳辦法就是“不救”,即不在股票市場過度糾纏,而應該做好切斷危機鏈條的準備。


          讓市場自然形成市場底,實際是政府理性選擇。這樣的好處至少有三個,一是消滅投機者,二是消滅配資公司,三是為社?;鹑胧袆撛鞐l件。前兩個目的就是擠泡沫和去杠桿,這也是證監會最初查處場外配資的理由。既然危機已經發生,那么干脆就將錯就錯,借市場力量,實現行政手段之目的,這也算證監會的工作成果。從周三盤面看,藍籌股開始補跌,而中小盤股票開始企穩,那么市場底也在形成過程中。當股市泡沫進一步消化后,國家隊可以快速入場掃貨,最終達到一石三鳥效果。


          當然,金融市場存在傳染性,A股大幅調整,已經影響到港股、商品市場,乃至人民幣匯率,但影響商品期貨和匯率的真正原因是對實體經濟的預期,這就要求宏觀當局要拿出穩定實體經濟的政策來。從中國經濟目前運行情況看,未來仍有增長空間,對商品期貨和匯率構成一定支撐作用。


          如果靜下心來,回到政府救市的初衷,市場就應該明白,政府救的是金融機構,而不是股民,更不是投機者和高利貸者。


          所以,面對非理性市場殺跌,投資者要原地趴下,做一次余則成,那么當大軍入城的時候,你就獲得了在解放前參加革命的待遇,日后必然獲得優厚回報。那些杠桿使用者,只能成為市場的犧牲品,這是他們的不幸,也是市場不得不付出的學費。


          政府最后還要做好善后工作,要講好“中國夢”的故事,只要夢還在,投資者還可以從頭再來。



          延伸閱讀:

          救市暗戰:對手是狙擊行家,國家隊亦有高人指揮


          作者:博遠投資

          來源:雪球


          國家隊高調入場救市后的兩天戰役,盤面打得非常慘烈,散戶能看到的除了資金狂掃SZ50抗住上證這一最后防線外,其余戰線全部潰敗,千股跌停已成“新常態”,但是除了主要盤面信息,深層次的暗戰其實才剛剛開始。沒有時間多碼字了,簡要歸納觀點:


          蹺蹺板模型


          期指與現貨就是一塊蹺蹺板,空頭死摁住蹺蹺板的一頭(現貨),在另一頭大賺特賺,破解的方法只有兩個:1、在另一頭加無限多的重量把它壓回去(國家隊沒那么多彈藥……即使是無限彈藥模式也要考慮央行流動性和匯率問題的)2、奮力一根根地掰開他摁住蹺蹺板這頭的手指(掃現貨籌碼,就是在掰手指,手指沒掰完前,你是看不到蹺蹺板彈起來的)


          風箏模型


          放風箏大家都懂吧?除了藍籌,其他票全都是風箏尾巴上的那些彩色飄帶,誰控制了風箏尖,誰就控制了全局。很多朋友應該見過2線操控風箏,3、4線的其實也有。IH是一根線,國家隊的,IC是一根線,空頭的;IF是雙方爭奪的主戰場??疹^還有一根線,這兩天也用上了,就是恒生。


          跌停板制度下做空的可怕數學陷阱


          流動性枯竭后,無限做空是一個死循環!你只需要一筆資金,就可以無限砸跌停,因為板上掃貨的價格已經低于你的回收資金,你可以買回足夠的籌碼第二天繼續砸……這不但是一個可怕的數學陷阱(做多則完全相反,這也是當年德隆系最終無以為繼的原因),也是空頭的最大殺器,只要沒有真正的買盤敢于撬開跌停板并拉到紅盤以上,這種死循環就無法打破……理論上只要沒有外圍增量資金入場接盤,現貨籌碼可以一直砸到0.01元,無論有無杠桿,市場存量資金將被歸零。


          空頭測試市場流動性(7月6日)


          空頭故意高開砸盤,是通過創業板測試主板流動性,以及市場情緒。結果國家隊只顧防守SZ50戰線,導致創業板全線雪崩,從連續兩個休息日的情緒醞釀,到股價從漲停至跌停的巨大落差導致信心徹底奔潰。創業板作為主板先行指標的結果就是直接引導決戰兩日的全線潰?。疹^竟然只用風箏尾的彩帶就控制了整個風箏,可見我們的對手級別和經驗之豐富。


          多頭測試空頭主力位置與籌碼厚度(7月7日)


          當日有很多跌停個股都出現了脈沖式買盤,每個個股的買盤數量、頻率均為機械設定,各自不同,形似摩爾斯密碼,但是單個中出現的數量頻率可隨意調節為雙倍、四倍……應為多方在測試空頭主攻標的和籌碼厚度,空方為了規避被探測的風險,也故意隱藏了很多真實信息:下午很多二線股及創業板的成分股都有定點單,越到尾盤量越大,可能是在測試空頭的主力在哪。創業板最明顯,本來認為最大的空頭是樂視,但最后發現是東方財富,最后一個鐘壓盤量越來越大。


          停牌戰法


          多頭測試陸續完成后,開始籌備對空方兵力集中的標的定點停牌,對空方兵力薄弱的標的展開定點爆破。博遠核對了出現過脈沖單的50個標的股,收盤后停牌率6%,遠低于市場平均值,應此可以推測本次大面積停牌并非上市公司自主行為,而是可能有國家授意與布置,這也就意味著這些未停牌的對象很可能是未來反攻的主要騎兵隊。


          期指才是主戰場


          任何金融狙擊戰,空頭在現貨市場都是虧本的。期貨盈利越大,現貨需要砸的越深,而救市資金往往必須在接下足夠底價和數量的現貨籌碼后,才能展開正式反擊。(97香港金融風暴全過程就是最好的案例)所以本次世紀大戰我們的眼光應該直接盯緊期指走勢,現貨已經完全變成雙方博弈的牽線木偶,期指才是主戰場。


          國家隊的戰略目標


          我們可以很明顯地看到,本輪狙擊幾乎準時發生在6月期指結算日后開始,在加上現貨籌碼的收集,倉位與席位的分散隱蔽……做空勢力對本次狙擊的精心籌劃與布置應該超過半年?,F按券商聯盟軍給出的目標位4500點,相當于要收復上證第三個向下跳空缺口(出現在6月26日),離7月17日的期指交割日,還有6個交易日,只要市場情緒發生根本性扭轉,博遠認為國家隊還是有可能反敗為勝的。


          大戰還遠未結束


          即使過了7月期指結算日,整個世紀金融大戰還遠未結束,最多僅僅標志著第一階段戰役的結束,也是第二階段戰役的開始。藍籌股大幅拉升后的拋壓風險、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暗潮涌動、美聯儲升息的深水炸彈、歐債危機的持續發酵……這些都足以令空頭在整個2015下半年持續攪動A股極起驚濤駭浪。(最狡猾的空頭會在單邊趨勢完結后反身做多,將資金子彈積累得更加豐厚,等待時機成熟再次反空狙擊——這是最可怕的對手)


          幕后元兇是誰


          其實這場世紀金融大戰的發生,已經標志著中國正式成為國際資本巨鱷搏殺的主戰場(該榮幸呢還是憤恨呢?),幕后元兇之謎也許需要很多年后才能完全解開。但是怪不得別人,只怪我們自己,去杠桿與踩踏造成的流動性枯竭,是做空資金慣用的金融戰術,這些內容也許只是常春藤高校的一次普通課堂作業,或者華爾街金融機構的某次茶話會話題——西方金融玩家對這些手段已經了如指掌,上世紀80年代后,有哪次類似的金融危機沒有他們的身影?而懵懂的中國人在平生第一次看到如此場景后,已紛紛嚇尿,仿佛一只只在被哥斯拉無情碾壓的小臭蟲。


          但是博遠還是的要強調這樣一個觀點:這次金融風暴必然會發生,只是沒想到會來的這么早……早到讓我們還有足夠的空間與資源來應對這場危機,這也許是不幸中的萬幸吧!如果能趟過這場劫難,中國將正式邁入成熟資本市場的行列,參與到全球金融大博弈中。這是一次千載難逢的在自己家里打響的“國土保衛戰”,不僅能促使國民普遍接受一次金融知識與風險教育的洗禮,還能培養出一大批未來的金融精英,捍衛與中國崛起地位相匹配的繁榮資本市場的安全!


          也許多年后,作為世界金融中心的中國,要感謝參與這場風云際會的做空勢力,在我們的成長道路上真的發揮了“政策研究慈善家”的作用。


          歡迎關注賣早一步微信號:kbtg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