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iwbjp"><object id="iwbjp"><blockquote id="iwbjp"></blockquote></object></s>
      <tbody id="iwbjp"></tbody>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object></button>
      1. <button id="iwbjp"><object id="iwbjp"><menuitem id="iwbjp"></menuitem></object></button>
        1. <th id="iwbjp"></th>
          <tbody id="iwbjp"></tbody>
          黑山量化投資社區

          東南亞領導人最痛恨的人,血戰索羅斯全揭秘

          新財富2021-07-19 11:39:58

          來自網絡,轉載自影子金融


          金融
          不應該只是枯燥乏味
          不應該充斥著公式和數字
          從公元前2070年,用海貝交易的夏王朝
          到20世紀,瞬息萬變的華爾街
          5000年間
          有豪杰輩出,群雄逐鹿
          也有陰險狡詐,兒女情長
          在下,竊以手中纖弱之筆
          為諸君勾勒這其中波瀾壯闊的每一頁
          是為——
          金融演義

          咳咳,作為金融演義開篇第一回的主題,其實直到這兩天才定下來。一周下來,摧枯拉朽的股市已經成為所有人,不管懂不懂金融,都在談論的話題。明天又是交易日了,昨天又一大堆政策和小道消息出來,何去何從的這個點上,我想說點讓大伙有信心的事。

          于是,就有了這期,特區政府大戰索羅斯軍團。話不多說,開“演”。

          1.20世紀90年代索羅斯崛起

          喬治·索羅斯的大名,相信點開這篇文章的朋友,應該是如雷貫耳。猶太人出身,貨幣投機家,資本大鱷,其身家比聯合國中42個成員國的國內生產總值還要高。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索羅斯在全球范圍內,掀起了一場金融戰爭,狙擊各國貨幣,所到國家對他都恨之入骨。說是在當時,如果一個外匯交易員聽到消息說日本央行干預市場,大家會哈哈一笑,該干什么干什么;如果一聽說“Sorosin!!",所有交易員會立刻跳起來,可見當時索羅斯的威名和實力。

          資本大鱷索羅斯,是東南亞領導人最痛恨的人

          1992
          索羅斯首次出手狙擊英鎊,擊垮英格蘭銀行,拿下第一滴血。旗下量子基金名聲大振,索羅斯凈賺10億美元。
          1994
          成功狙擊墨西哥比索,使整個墨西哥金融體系倒退5年。
          1997
          量 子基金最風光的一年,在東南亞各國沉浸在資本盛宴中時,索羅斯在瞬息之間攻陷泰國,僅當天泰銖兌美元匯率就暴挫逾17%,外匯及其他金融市場也隨之陷入混 亂。隨后索羅斯轉頭攻擊印度尼西亞、菲律賓、緬甸、馬來西亞等與泰國經濟連帶較深的國家,同樣屢戰屢勝。外界推測這一戰,索羅斯凈賺一百多億美元。


          而到了1998年,在一波帶走亞洲四小虎之后,實力空前強大的索羅斯將最后的目光,落在了亞洲金融中心,剛剛回歸中國不久的香港,企圖做空港幣。隨后,以索羅斯量子基金為首的國際投機集團和以董建華為首的特區政府,爆發了一場空前慘烈的香港金融保衛戰。這一經典戰役,也成為現代金融史上,最激動人心和波瀾壯闊的一頁。

          2.立體狙擊理論索羅斯的秘技

          在描述這場大戰之前,我們先來說說索羅斯的立體狙擊理論。以泰國之戰為例,因為泰國實行的是固定匯率,所以給索羅斯抓到了空子。

          索羅斯的玩法就是,假設泰銖換美元是1:25,索羅斯首先就以抵押的方式向泰國銀行借入泰銖250億,然后索羅斯將這250億換成10億美元,拿在手上。

          接下來,索羅斯要做的事就是讓泰銖貶值。那怎么讓固定匯率的泰銖貶值呢?就是不停的向泰國銀行借泰銖,再拋泰銖,最后買美元。重復好幾次之后,民眾一下子就恐慌了,怎么各個銀行和市場上都在拋售泰銖;而美元一下子大熱,于是大家都一起去買美元。因為是固定匯率,不管泰銖怎么跌,始終能換這么多美元,這一下子不得了,泰國政府不得不宣布,我們沒有美元了。于是泰國管錢的哥們就出來說了,還是浮動匯率吧,讓泰銖貶值好了,只有泰銖貶值了,美元才夠賣.

          然后泰銖大幅貶值,從1:25一下子貶值到1:50。這下子好了,索羅斯把手上5億美金換成500億泰銖,換掉欠著銀行的250億,凈賺250億泰銖,也就是5億美元。

          整個狙擊泰銖過程中,伴隨著鋪天蓋地的輿論渲染,精準的時間點進出,普通市民和泰國政府被玩弄于鼓掌之間,快速,兇殘,無情。


          3.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其實,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香港,在索羅斯發動對東南亞的金融戰爭之后,就注定成為決戰之地。打不下香港,索羅斯面子上都過不去。所以索羅斯一邊在“料理”亞洲四小虎的同時,一邊就曾多次試探過香港。

          1997年7月中旬,1998年1月和5月,港幣三次遭到大量投機性的拋售,港幣匯率受到沖擊,恒生指數和期貨市場指數下瀉4000多點,市場極度恐慌。西方輿論戲稱,香港已經成為國際投機家的提款機。

          當時,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任志剛被輿論界戲稱“任一招”,意思是說,每每金融炒家殺將過來的時候,金管局唯一的一招就是提高利率,增加金融炒作的成本,維持聯系匯率。但這種辦法,本質上是飲鴆止渴,因為對于樓市的打擊太大??梢哉f,每抵御一次投機進攻,港府就要吐一次血。

          香港金融沙皇任志剛,并非索羅斯的對手

          按照索羅斯等人的計劃,先在匯市上拋空港元,迫使香港金管局不得不采用扯高利率的老套子,利率抬高,股市勢必下跌,恒指期貨也會同步下滑。然后炒家便可在期貨市場以較低的價格沽空恒指期貸,匯市股市雙雙獲利,醉翁之意盡在恒指期貨。

          1998年,8月,打著如意算盤的索羅斯,終于在幾次試探之后,按捺不住躁動的心,帶著最強的人馬和火力,卷土重來。誓要一戰終結香港。

          4.董建華半小時拍板港府背水一戰

          在索羅斯布局最終一戰的同時,特區政府也在苦苦思索還擊之道。

          時任香港特區政府財務司司長的曾蔭權回憶到,據香港金融局官員分析,在連番攻擊之下,香港已經“大勢已去”,如果港府不采取行動,恒生指數將很快直線暴跌到4000點,銀行貸款利息將居于歷史最高位,香港很可能在5天之內“斷氣”。

          有一定經濟學知識的朋友應該知道,香港采用的是聯系匯率制度,是以7.8:1的比率釘死美元的匯率制度。當時放在港府面前的選擇不多,一是實施外匯管制,二是宣布港元兌美元的聯系匯率脫鉤。

          你或許會問,政府為什么不干脆宣布放棄聯系匯率?曾蔭權在很多年以后的一封書信中回答了這個問題:“在這個時候脫鉤只會令港人一夜之間對港元信心盡失。更會令股市樓市再度急瀉,利率飆升,經濟環境進一步惡化,即使長遠來說,也未必是港人之福?!?br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強硬的曾蔭權,不想放棄聯系匯率,茍且偷生


          于是經過艱難的抉擇,曾蔭權做出了一個永載史冊的決定:與其讓香港人民的財富落入投機家手中,還不如政府入市,調用外匯儲備,放手一搏。

          隨后曾蔭權和任志剛將這一想法,匯報給了時任香港特首的董建華。躊躇的兩人沒想到,董建華只花了半個小時就拍板放行。事已至此,曾蔭權心里很清楚,拿香港人民的血汗錢來搏,贏了還好;萬一輸了,別說引咎辭職,他們幾個就是以死謝罪都是輕的。但是擺在他們面前的,已經沒有其他的路好走。那一晚,曾蔭權哭了一整晚。

          有些時候,歷史,就是需要一些人,去做一些艱難的決定。雙方的最終對決,如期而來。

          決戰前,港府高官曾密會中央政府,并獲得了中央允許動用全國外匯儲備的支持。


          4.世紀豪賭拉開帷幕決戰香江鹿死誰手

          8月14日,香港政府突然出手,動用外匯基金和土地基金同時進入股票市場和恒生指數期貨市場大舉吸納,致使那一天的恒生指數反彈560多點,升幅達8%,以7224點收盤;索羅斯軍團瞬間意外,他們沒有想到一向標榜自由市場的港府,竟然會真的入市搏殺。不過索羅斯畢竟是老江湖,開工沒有回頭箭,穩住陣腳。既然你港府已經下水,那只有小魚大魚一起帶走了。

          隨后一直到24日,港府和索羅斯的炒家集團之間一直你來我往,短兵相接。但是恒生指數慢慢的抑制住了之前瘋狂下滑的勢頭,開始處于一種震蕩的狀態。

          8月26日,離恒指期貨的結算日還有兩天。

          8月27日,結算日前一天。上午10時,香港股市開市。一開始,炒家的賣盤就如排山倒海一般撲來。在第一個15分鐘內,成交額即達19億港元;在第二個15分鐘內,成交額為10億港元。而在收市前的15分鐘,戰斗進入白熱化狀態,成交額高達82億港元!狀態之慘烈,令場上所有交易員都目瞪口呆。

          這一天,香港政府動用了200億港元,委托10家經紀行在33家恒指成分股上圍追堵截。恒生指數報收7922點,比上一個交易日上揚88點,這是自97年11月4日以來的最高點。


          8月28日,恒指期貨的結算日。這是索羅斯做空恒生指數的最后機會,之前購買的大量看跌期貨能不能賺,就看這一波了。

          要注意的是,恒指期貨的結算價格為這一天每五分鐘恒生指數報價的平均值,因此,要抬高結算價,就必須保證恒生指數走勢平穩。要達此目的,港府必須得竭盡全力,寸土必爭。

          這一天,百萬香港人鎖定頻道,眼睛緊緊盯住飛快跳動的恒生指數,所有的人都捏著一把汗。這一刻,許多香港市民都不再關心自己的財產是否縮水,真正意義上的與香港這座城市同命運共榮辱。

          上午10時,決戰打響。港府與做空集團立刻在“匯豐控股”與“香港電訊”上展開激戰。炒家的拋盤氣勢洶洶、排山倒海,政府軍則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個不剩,全盤買入。開市僅5分鐘,成交額即高達30億港元!

          中午12時午市收市前,戰斗又趨激烈,“長江實業”、“中國電訊”等多個藍籌股被炒家瘋狂拋售,滔滔股海,港府狂瀾力挽。午市收市時成交額報409億港元。下午開市,戰況更趨嚴峻。炒家的拋盤滾滾而來,港府幾乎是動用了所有能動用的外匯儲備,全盤吃下,全線死守,平均每分鐘就有價值3.5億元的股票易手。

          下午四時整,恒生指數終于在7829點定格!

          驚心動魄的四個小時之后,全天交易額達到了香港股市有史以來的最高紀錄—790億港元!恒指期貨最終以7851點結算。在上溯總共10個交易日中,香港特區政府約動用相當于1200億港元的外匯儲備,將恒生指數上拉1169點。

          香港特區財政司司長曾蔭權隨即宣布:在打擊國際炒家、保衛香港股市和港幣的戰斗中,香港政府已經獲勝。





          如果拋開這一天慘烈的戰況不談,那么28號香港恒生指數收盤時的點位7829點實在是個非常平淡的數字,它甚至比前一天還下跌了93點,但這個數字對香港金融市場的意義卻是不可估量的,它讓香港股市站穩了腳跟,讓國際炒家不但沒有了獲利空間,而且由于他們的合約已經到期,將不可避免地遭受巨額虧損。

          盡管國際炒家們困獸猶斗,妄圖在9月搬回戰局,但在9月7日,香港金融管理局頒布了外匯、證券交易和結算的新規定,使炒家的投機大受限制。當天,恒生指數飆升588點,站上8000點大關。國際炒家的虧損進一步加劇,最終不得不從香港敗退而去。

          再往后的故事就盡人皆知了,香港市場逐漸恢復了元氣,1999年恒生指數重回10000點以上,港府從股市中全部退出,賺了數十億美元。

          對索羅斯來說,香港和中國是他的傷心地


          后記

          在整個金融界,對于這一場金融戰爭的結果,有著較為一致的看法,就是港府險勝。對于索羅斯來說,這是他發動金融戰爭一來第一次吞下敗果。雖然從經濟利益上說,不見得是致命的打擊,但索羅斯開始醒悟,一旦國家政權全力干預,他在自由市場上的那套戰法,并不能完勝。

          雖然到現在,還有許多人在爭論香港政府當年做的決定是否正確,是否有違背自由市場的原則。我個人的拙見是,自由市場當然重要,但是被惡意攻擊和操作的市場,絕非自由市場。

          中國政府曾經有過一段簡短的表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保障金融企業和金融市場的金融自由,并且依法進行管理和監督,是屬於特區高度自治范圍內的事情。中央人民政府一貫支持香港特區政府為維護香港金融市場的穩定和聯系匯率制所做的努力。

          言下之意就是,大哥在這呢,別想太多了。

          相比港幣嚴重貶值,人民財富大量縮水,金融市場被大肆破壞,香港政府背負一些所謂的“入市罵名”,又算得了什么呢?

          成王敗寇。功過是非,就留給后人去說。

          這也許就是回歸祖國之后的第一屆港府,最后所抱有的覺悟吧。



          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小編微信(smallshort666)。